设置

关灯

校服吻

    暑假很快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自打那次从酒店出来,徐岳就再也没见过魏微。

    去了酒吧几次,一直是没开门的状态,到最后干脆是歇业关店了。好端端的一个人,就这么消失在他的世界里。

    A市也不算大,但就是没找到他朝思暮想的那个身影。就连许书,也没了踪影。好像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梦。

    高叁的日子枯燥又漫长,贫瘠日子里的那朵花,也不知何时会再次光顾他,徐岳不明白,也搞不懂。

    周檀年见他颓废这样子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能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。

    “总会再见的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很快挨到了一模考。江橙的成绩在周檀年的辅导下也渐有起色,勉强能考进年级前一百名。

    他和徐岳都保送了,徐岳自那次也没再来学校,反倒是周檀年天天在她面前晃荡,美其名曰陪媳妇。

    老张还问过他怎么保送了还天天来学校,周檀年嬉皮笑脸,“这不是想多听听您的课嘛。”

    “就知道拿我打趣,行了,上课去吧。”老张臂弯里夹着书,一手拿着保温杯渐行渐远,背影看起来有点萧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课桌上的试卷一套又一套,密密麻麻摆的满满的,江橙从里面抽出下节课要用的数学卷子,醒目的90分印在上头,刚刚及格的成绩格外惨淡。周檀年敲了下她的脑壳,声音里带了些恨铁不成钢,“这题我不是讲了好几次,怎么又错了?还有这个,大题不会做的话随便划个辅助线,写个解,证明一下,说不定就能得分呢……”

    江橙委屈地捂上了被他敲过的地方,嘴唇一瘪,委屈巴巴地控诉,“可是空间几何题真的是要我命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题虽然讲了好几次,可我考场上……真的想不到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