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徐岳的心事

    江橙一路上被他拉着,手紧紧握着,紧张的她手心里出了细细密密的一层汗,她也不知道刚刚怎么就鬼迷心窍的舔了他的性器,现在想起来只想拿块豆腐把自己撞死,搞得自己像个色女。

    一路相安无话,江橙只是脸红红的亦步亦趋的跟在周檀年身后,却没发现周檀年的耳垂也红了。周檀年手心里攥着小姑娘的手,软软滑滑的,和自己手不一样的触感,手心也紧张的出了汗,心里也在想:怎么办?不会被发现吧?我一紧张手心就出汗的秘密,感觉手里越来越热了,完蛋了。

    走到楼道口,徐岳惨兮兮的等在那里,看见两人牵在一起的手,差点要惊呼出声,在周檀年警告的眼神里,默默地捂紧了嘴巴。

    江橙羞的一把甩开了他的手,留下一句“我先走了,”就急匆匆地逃了。周檀年看着她进了教室,这才不耐烦地踹了踹徐岳的腿:“怎么着?找爷什么事?”

    徐岳扭扭捏捏的,夹着腿手指头戳啊戳,时不时抬头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周檀年只觉得额头上青筋暴起,攥紧了拳头,威胁着说:“说不说??别给爷摆这幅恶心样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暗恋爷呢。”

    见他还是不说话,“快点啊,别耽误爷的终身大事。”周檀年忍无可忍,一把拽起了他的衣领,附在他的耳边吼。

    徐岳拉着他拽着衣领的手,开口说:“就是,你能不能教我怎么追女孩?考虑考虑我的终身大事呗,年哥。”徐岳嬉皮笑脸。

    “我?你确定找我?”周檀年指了指自己的鼻子,疑惑的说。

    徐岳笑嘻嘻的说:“这不是看你最近和小江妹子打得火热吗,寻思着来你这取取经。”

    周檀年听到这话耳朵又不争气的红了,摸了摸耳垂清了清嗓子得意的开口:“这种事情,得需要自己领会。”说完也不理身后人如何跳脚,踏步进了教室。

    留着徐岳在身后大喊:“别啊哥,你还没说怎么办呢?”周檀年摆了摆手,示意自己想法子。徐岳垂头丧气的拉着脸趴在座位上闷闷不乐。

    这头周檀年刚回到座位,就凑到江橙跟前小声的问:“你说咱俩是不是有夫妻相?”